<cite id="vurxl"><li id="vurxl"></li></cite>
<strong id="vurxl"></strong>
      1. <span id="vurxl"><sup id="vurxl"></sup></span>

          horizontal rule

          歡迎訪問本站。

          培訓創新 魔鬼拓展培訓 飛行員培訓 培訓需求信息 培訓需求 水滸傳7 傅佩榮《論語》心得愛人與愛動物 培訓市場

          教育培訓行業一派火熱風投興奮急攻
          來源:瞭望新聞周刊 作者:李興文 孫洪磊

          在國際金融危機的“寒氣”席卷諸多實體經濟的背景下,中國的教育培訓業一派“火熱”。

          據知名咨詢機構——德勤咨詢(上海)有限公司等機構發布的《教育培訓行業報告》,2009年,中國教育培訓市場繼續保持高速增長,整個教育培訓市場總值約6800億元。

          這相當于中國當年GDP(國內生產總值)的1/50。

          良好的市場表現贏得資金的追捧。中國民辦教育協會常務理事、杭州中資教育研究所所長劉緒剛告訴《瞭望》新聞周刊:“據不完全統計,國內目前已有314家教育培訓機構被國內外風險投資機構注資。”

          據悉,風險投資(Venture Capital,簡稱VC)系職業金融家投入到新興的、迅速發展的、具有巨大競爭潛力的企業中的一種權益資本,其目的在于追求超額回報。

          此時,越來越多的聲音正在質疑短期培訓的效果,越來越多的家長亦開始反思砸重金“搶跑”教育的價值。

          有教育專家質疑:風險投資強勢介入中國內地教育培訓市場,對中國的教育、國民的素質,將是“催化劑”還是“催命鬼”?

          炙手的市場

          幼兒早教和職業培訓這兩大市場,為風險投資提供了豐富的想象空間。

          美國金寶貝國際早教機構首席執行長夏弘禹告訴本刊,中國每小時有2000多名嬰兒誕生,城市0 ̄3歲的嬰幼兒已經超過1000萬。“激烈的社會競爭使得每一位家長都不希望自己的孩子輸在起跑線上,致使此類需求趨于剛性化。”

          夏弘禹表示,在中國城市,每個幼兒家庭每年平均要為早期教育花費超過3000元,6歲以下的兒童教育市場消費額達300億元,目前中國早教市場僅開發了市場總量的16.1%。

          廣東省社科院副研究員葉嘉國認為,伴隨中國經濟發展,產業轉移升級,行業分工細化步伐加快,就業流動增多,不同崗位需要掌握不同的技能;同時,在國際金融危機沖擊下,沒有就業技能的員工會面臨更大的就業風險,故專業技能培訓的重要性再次被廣大社會從業人員認同。“今后職業技能培訓市場面臨廣闊的市場前景。”

          德勤咨詢(上海)有限公司預計,學前教育的市場規模在2013年將達到990億元,2009年 ̄2013年的年均復合增長率將達到21%;職業培訓行業的市場規模有望在2012年達到650億元,2009年 ̄2012年的年均復合增長率達到29%。預計到2012年,整個教育培訓市場規模將達到9600億元,每年復合增長率將達到12%。

          劉緒剛所在的杭州中資教育研究所,乃國內知名專業教育投融資研究機構,擁有5600多名各類會員,包括霸菱亞洲、凱鵬華盈、啟明創投等國際知名風險投資機構。劉緒剛根據會員單位提供的數據和跟蹤研究市場測算,自2005年以來,中國教育培訓市場每年的平均復合增長率約為12%。

          劉緒剛說,研究表明,學前教育的行業平均毛利率約為30%,領軍企業的毛利率可達40% ̄50%;職業培訓的行業平均毛利率約為35%,受較高市場集中度的影響,領軍企業的毛利率則可達到50% ̄60%,“遠遠高出其他行業的平均毛利潤率”。

          調查發現,近幾年,新東方、巨人、學大、昂立、安博、卓越等一批行業巨頭,其年營業收入過億元的比比皆是。比如,IT培訓的北大青鳥年收入超20億元,英語(論壇)培訓的新東方年收入超15億元,管理培訓的聚成集團年收入超6億元。

          擴張加速度

          誘人的回報下,境外培訓機構、民營培訓機構紛紛攻城略地,加速擴張。

          數據顯示,2009年的教育培訓市場,民辦教育的年均復合增長率達到16%,大于公辦教育9%的增長率。劉緒剛預計,“到2012年,民辦教育在整個教育培訓市場所占的比例將從2009年的40%增長到44%。”

          具有外資背景的教育培訓巨頭,如英孚教育、華爾街集團等已經與中國大大小小的培訓機構短兵相接。華爾街英語已經在北京、天津、上海、杭州、廣州、深圳、青島等地開設41家培訓中心;金寶貝也已在全國大中城市成立170家早教中心。

          業內人士指出,教育培訓市場已呈現市場細分、連鎖經營等特點。

          比如,培訓市場可以進一步細分為學前教育、課外輔導、網絡教育、職業技能培訓、英語培訓等;培訓種類和內容也日趨細化為外語、電腦、管理等數十個項目。廣州卓越教育機構董事長唐俊京說:“就教育培訓的種類而言,英語培訓早期是單一的教育培訓品種,如今這一教育培訓服務則細化為商務英語、口譯、英語教輔、托福、雅思和考研(論壇) 英語培訓等多個分支。”

          德勤咨詢(上海)有限公司的研究顯示,近年教育培訓機構從最早的一間辦公室、幾部電話的模式,發展為成熟的連鎖經營模式,大部分品牌教育培訓機構都采取直營和特許經營的模式,在國內大中城市布局,快速擴張,行業正逐步走向成熟,全國性連鎖品牌正在形成。例如創辦于2001年的學大教育集團,目前已在國內35個城市設立了150多個直營學習中心,成為1對1個性化教育全國連鎖機構。

          一些行業巨頭通過橫向收購(并購同行業或同類業務企業使公司規模迅速擴大)和縱向收購(并購上下游企業充分整合資源,提高企業整體競爭力),加快擴張步伐,穩固自己的行業地位。

          劉緒剛說,隨著行業競爭加劇和國內外教育培訓巨頭的不斷攻城略地,未來一段時間,行業并購、品牌整合將進一步加劇。一部分教育培訓機構將逐步做大做強,在市場競爭中占據主導地位。

          夏弘禹認為,2010年后,國內早教市場將進入“戰國時期”,資本實力弱、早教課程研發能力不足的企業將被淘汰出局,直到2015年,市場才會趨于穩定。

          興奮的風投

          野心勃勃的境內外風險投資將中國教育培訓市場視作熱土。

          2009年8月,老虎環球基金攜韓國KTB投資集團向學而思投資4000萬美元;2008年3月,北京匯眾益智科技有限公司宣布獲得凱鵬華盈1000萬美元的投資;2008年2月,紅杉資本聯合聯想投資向北京萬學教育科技有限公司注資上千萬美元;2007年9月,凱雷宣布投資2000萬美元入股新世界[12.52 3.39%]教育集團。

          一些成長性好的教育培訓機構更屢屢獲得風險投資的融資。2008年10月,安博教育宣布成功融資1.03億美元,由英聯投資、麥格理集團、艾威基金提供;而在2007年10月,安博教育就已經獲得由麥格理集團、艾威基金提供的5400萬美元,這是當時業內最大的私募融資。

          兩次獲得風險投資青睞的安博教育,如今已是國內能同時提供線上和線下教育服務的集團,其服務和技術產品覆蓋基礎教育、職業教育、企業培訓等諸多領域,擁有20多個省市的數十萬名學生。今年8月,安博教育集團在紐約交易所上市,募集資金超過1億美元。

          在安博之前,最有名的教育培訓上市企業系新東方,其創始人俞敏洪被稱為“中國最富有的英語教師”。2004年,新東方教育科技集團獲得老虎基金等投資的5000萬美元,企業迅速裂變擴張,成為國內留學教育培訓機構的龍頭企業;2006年9月,新東方登陸紐約交易所上市,成為國內教育行業的首家上市企業。

          學大教育廣州總校長徐文斌說,國內相當多的培訓機構由小作坊模式發展而來,沒有現代企業治理結構,培訓機構引入風投,不但可使資金實力大增,而且管理水平會得以提升、核心競爭力將有所增強。

          廣州軟件行業協會副會長、中大星城董事長游夢良表示,國內教育培訓行業整體仍呈“小、散、亂”,風險投資的介入將可加速行業整合,提升行業實力,同時規范市場行為,促進行業發展。

          “對賭”

          亦有專家提醒,必須警惕風險投資利益短期化的經營特點,將可能對教育培訓行業造成負面影響。

          據悉,風險投資的目的鎖定超額回報,其期限一般為3 ̄7年,投資方式一般為股權投資,通常占被投資企業的30%左右,無需任何擔保和抵押,但風險投資人一般會積極參與被投資企業的經營管理。

          原融勤國際合伙人孫紅偉說,風險投資做某個項目的最直接目的不是持有,而是將其做大、增值,最后通過套現實現價值回報。換言之,風險投資從投資的第一天起,就想著如何將這個項目賣掉,并且賣個好價錢。

          這與培訓機構追求長期持續發展的經營目標無疑是天然的戰略性沖突。

          業內人士指出,風險投資一般要求教育培訓企業具備高速增長的能力,能持續保持每年30% ̄50%,甚至100%以上的增長速度,通常在3 ̄7年內退出。而教育培訓行業恰恰是一個需要長期積累的行業,不像生產型企業,只要增加生產班次、加大設備投入,就可以迅速、大量生產出合格產品。

          唐俊京說,培訓行業合格產品的生產不但要有優秀的課程設計,更要有大量優秀的教師隊伍,而優秀教師的培養沒有三五年是不可能的,風險投資利益短期化的要求,往往會導致培訓機構在師資沒有跟上的時候大舉擴張,最終使教學質量下降,影響整個機構的聲譽,進而讓行業受損。

          據唐俊京介紹,在簽訂投資協議前,風險投資會加入約束條件,以加強對投資項目的監控力度,保障其投資資金的安全,加之培訓機構談判經驗不足,專業輔助力量薄弱,風險投資人背后則隨時有一流會計師、律師陪同,最終雙方簽字的條款往往在權利義務的安排上對培訓機構不那么有利,直至曲終人散,培訓機構方恍然大悟,但為時已晚。

          本刊記者了解到,風險投資在向培訓機構投資前,一般會與培訓機構簽訂發展目標的“對賭協議”,該協議會明確每年的營業額及利潤增長目標,若不能達到設定目標,辦學者就必須向投資者出讓一定股份。這意味著,接受投資的同時,辦學者的經營壓力將大大增加,他們為完成設定目標,會不斷加快擴張步伐,在此過程中,倘若教學質量、經營管理等跟不上,即可能出現經營危機。

          德勤咨詢(上海)有限公司調查發現,目前中國教育培訓業面臨的主要問題就是擴張過快、教育質量難以控制等,其中尤以專業師資力量以及管理人員的缺失最為突出。

          劉緒剛說,從目前情況看,國外風險投資所注資的國內教育培訓機構均是行業佼佼者,隨著行業競爭的加劇,利潤下降,一些教育培訓機構勢必難以完成“對賭協議”的預定目標,“風險不言自明”。

          中資教育研究所顧問部的研究認為,目前民辦培訓機構獲得金融機構信貸支持的渠道不夠暢通,越來越多的教育培訓機構不得不采取股權融資的方式,尋求戰略性投資者,“這給風險投資留下了巨大的投資空間”。

          事實上,教育培訓市場的虛假承諾、誤導學員、惡性競爭、卷款潛逃等丑陋現象已經屢見不鮮。此時,風險投資攜重金涉足并謀求超額回報,將在教育培訓市場的“亂局”中扮演何種角色?

          更耐人尋味的是,在強大的競爭壓力下,中國的嬰幼兒甚至在腹中里就被家長安排接受種種“教育”,這種砸重金“搶跑”的行為是否真的有益于孩子的全面成長?又是否有助于社會走出當下的教育困境,并進而真正提高國民素質? 

          企業培訓教練與他的學員們 在線英語培訓風起云涌-培訓機構蜂起分搶蛋糕 四大奇書 Confucius' Analects in Latin 釵頭鳳·唐婉 論語今譯12 2012年培訓市場的五大趨勢 培訓回扣

          培訓合同糾紛

          培訓風險

          感謝您訪問本站。

          操你啦